0284_a2080

   王一格残忍的笑了起来,似乎对那个杀死钱龙的计划非常满意。道:

   “想要杀死钱龙,必须循序渐进,急不得,想必也看出来了,钱龙并非一个人,他的背后恐怕有一个庞大的势力,从一夜间斩杀十三太保九人,可见一斑。”

   “快点说吧!”李美丽快急死了。

   “杀钱龙之前,要先完成两个步骤。”王一格依旧不急不慢的说。

   “第一步,想办法让护龙战队驱逐他,没有了华夏军方的庇护,只要他做违法的事,华夏警方就可以捕捉他,而他绝不会束手就擒,必然会逃跑,到那时他就在华夏呆不下去了。”

   “第二步,让他臭名远扬,自从他杀掉龟田一刀后,他的声望在江湖上达到了一呼百应的程度,他只要振臂一呼,华夏武者必然响应,这是一股非常可怕的势力。”

   “而让他臭名远扬,最好的切入点,就是他的‘生死门诊所’,比如治死人,没有了护龙战队的庇护,他就是杀人凶手,警察就会捕捉他。”

   听完这个所谓智囊团研究出来的计划,李美丽差点气死,这也叫计划?

   简直就是狗屁!

   “钱龙的医术连永生之门这种毒都能解掉,想在他最擅长的领域做手脚,这不是找虐嘛。再说了,跟钱龙玩计谋,玩的过他吗?还有,护龙战队拿着他当祖宗供着,怎么可能舍得驱逐他?”李美丽真想踹死王一格,什么狗屁不通的计划。

   “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不行?”王一格倒是很自信,道:“可别忘了,就算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杀不了他,可有一个人只要想杀,就一定能杀死他,那就是的女儿,江梓晴!”

   “晴儿不会帮我的!”李美丽很有数。

   纯净美少女麻花辫蕾丝长裙白嫩肌肤写真图片

   “有些事由不得她不帮忙,比如我绑架、江海、江树森,让江梓晴杀掉钱龙,才能救们三个,她会不会出手?当然了,这是最后一步,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一旦用了,在海城就待不下去了。”王一格笑眯眯道。

   李美丽脸色微变,这个方法确实行得通,在家人和爱人之间做出选择,特别是在江树森和钱龙之间做出选择,江梓晴一定会选择江树森。

   “好吧,就按的计划执行吧!”李美丽说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逼江梓晴出手,否则到时候她会落个众叛亲离的下场,毕竟江树森是知道她的身份的。

   “嘿嘿,计划已经开始了!”王一格贱贱的笑了起来。

   钱龙来到学校,发现路过的学生看他的眼神很奇怪,而且指指点点的。

   “看,那就是钱龙,这家伙真是个扫把星,谁跟他靠的近谁倒霉。”

   “是啊,国语系系花江月跟他传了一段时间绯闻,昨天竟然突然退学了;丁夏冬和邱少游跟他闹矛盾,一废一死;江梓晴跟他谈爱,据说被他伤的好几天没来上课了……”

   “喂喂喂,我听说他的诊所卖假药呢,好几个同学吃了生死门的药,上吐下泻……”

   钱龙一路上听到大量学生们在说他的负面新闻,当听到江月退学和生死门卖假药时,他意识到出大事了,立即快步朝商业街跑去。

   来到商业街,他被眼前的场面惊的差点转头就跑。

   只见生死门诊所外边围了大量的学生,从中还能看到一些记者的影子,场面极其混乱,而生死门诊所的大门紧闭,里边传出鲁易发嗷嗷的声音。

   “大家误会了,那些药不是生死门卖的,生死门只管开药方……”

   “求求大家别砸门了,这个门很贵的,要是被砸坏了,有人会砸死我的……”

   然而,鲁易发的声音被愤怒的学生大骂声淹没了,记者们拿着麦克风都制止不了学生们愤怒的发泄。

   “都别吵了!”钱龙知道自己不出面不行了,鲁易发这个人,让他逗个逼,泡个妞、下个毒什么的没问题,处理这种事情就不行了。

   听到有人大喊,有几个学生转过头来,见到是钱龙来了,顿时嗷嗷吆喝。

   “钱龙来了!”

   “钱龙才是生死门大老板!”

   “钱龙个卖假药的江湖郎中,我女朋友被害惨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钱龙来了,所有学生和记者疯了似得窜过来,里一层外一层,把钱龙围了个水泄不通。

   “钱先生您好,我是海城晚报的记者,请问您对自家诊所卖假药这件事怎么解释?”一个记者率先发问。

   没等钱龙回答,学生们的骂声就淹没了一切。

   “解释个屁啊,卖假药有什么好解释的,报警抓他!”

   “我女朋友从昨晚到现在上吐下泻,他必须负责……”

   “我早就知道生死门诊所不靠谱,这都怪校领导,就不该让钱龙在学校开诊所!”

   “校领导一定是收了钱龙的好处,说不定校领导也是生死门的股东!”

   “一丘之貉,为了钱丧尽天良。”

   钱龙平静的听着,脸上古井无波,眼睛却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他敏锐的捕捉到,这些学生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假的学生,是社会上的人假扮的。

   步入社会和没有步入社会的人,眼神是不一样的,学生就算再坏,眼睛里也有着抹不掉的单纯,而步入社会的人眼睛里会带着生活的压力,眼神也不再单纯。

   最让他起疑心的是,学校出了事情,学生们顶多也就报警什么的,绝不会想到利用记者来制造舆论,这件事背后显然有高人指点。

   看明白了这些,钱龙也就猜出事情的缘由了,八成是有人针对生死门诊所,或者针对他,所以才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我能说两句吗?”钱龙大喊!

   顿时,场面寂静了下来!

   “钱龙,还有什么话要说,就是个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败类。”距离钱龙最近的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怒道。

   啪!

   钱龙一巴掌扇在青年的脸上,这一巴掌用足了力气,青年双脚离地,哐当砸在了地上,晕了!

   “现在还有人打搅我说话吗?”钱龙眼神如刀,扫过在场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