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1_a2074

周云凡没去“老地方酒店”,尽管它并入周氏财团,属于自已的产业,居住在总统套房无需付房费,可以过食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只不过他习惯住在“悦园小区”D栋268号房。

当晚刚刚洗浴,手机连响了三遍后,按下接听功能键,电话是欧阳玉兰打来的,很久没同她仨联系,突然听到她的声音,一种叫思念的感觉油然而生。

在手机里,周云凡是一个合格的倾听者,听完欧阳玉兰说了一通,他立即发话,答应下来,坐在他旁边的罗星插嘴:“这事只怕很辣手,凭眼下的医疗水平,难度太大。”

华锋没有掺和,他的专长是智能制造领域,只不过周云凡给他一个课题,那就是研发“医用人体智能外骨骼”,用于对那些缺胳膊少腿的残疾人,带去福音。

眼下他之所以没有多问,那是他沉思如何进行优化架构,其中重中之重就是至少得用5纳生物米芯片,给智能研发做支撑。

遗憾的是连这最基本的都达不到,华锋正在心里纠结着嘞。周云凡瞟了他一眼,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去主卧室洗洗睡。

罗星同华锋本来每人有一间房间,有一个属于他俩各自的休息空间,只不过今天晚上,他俩并床,睡在同一张床上。

“小华,按理想谈话感到很高兴,为何哭丧脸一张脸。”罗星的话让华锋觉得这是往他伤口上撒盐,这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哼!知道什么?咱们从事的不是一个领域,不然的话咱俩联手,分分秒秒就能搞定,然后创办一个只属于我的研发中心,咱们今后无论上天还是入地,都能翻身把歌唱。”

罗星心有异志,只不过到现如今,不好意思在周云凡面前流露出一丁半点的想法。

华锋劝导说:“如果不是周大哥,咱俩早就火葬场焚烧得骨灰了,小星要懂得感恩,真以为咱俩旁听多此一举吗?切!如果不过渡一下,被别人知道内情,不知道多少人把咱们当成实验标本,做解剖研究。”

罗星黯然神伤,知道华锋说的是大实话,没重生前,两个人曾经都是大学校草,因为追求校花叶馨予,两个人互相拆台,闹出很多不愉快的事。

文艺范少女毛衣热裤长发披肩清纯气质写真图片

先前在西甸市中心医院太平间重生,如果不是周云凡制止,两个人掐架斗狠,只怕早就玩完了。两个人借体重生,一个是重生的前身是做临时演员和演员替身,演死尸和武打替身。

另一个重生的前身是一个开挖掘车的年轻人,如果不是交通事故,根本不会发生交集纠缠,如今两个人都是重生者,隐藏身份,其实内心感到十分尴尬。

罗星被华锋说教了一顿,如同扎破的汽球,全瘪了。华锋看见自已的劝导起了作用,加强说教力量:“再说,就算咱俩摆脱被周大哥掌控,再说咱俩会是周大哥的对手么?”

罗星被华锋说得没有一丁点脾气,认清了自已,就能及时调理心态。他俩没想到的是,周云凡的听力极其敏锐,早就听到罗星同华锋私底下的谈话,掌握了他们的思想动态。

第二天,天京市中心医院,一次住进四个奇怪的病人,由于周云凡医治明华大学常务副校长有功,这次医院让张琳联系周云凡,邀请他前去参加四名患者的会诊。

张琳接到电话,驾驶白色宝马车,把他从“悦园小区”D栋268号房接走,随便捎带了罗星。

出乎意料地是,送这中个奇怪病人来的不是欧阳玉兰,而是欧阳玉蕙。

欧阳玉兰有着超凡入胜的嗅探能力,再加上凌幻璇身具慧眼,她们追查和蹲守谢秋皓师傅出没,能够胜任。

周云凡接听医院办公室主任的电话,他同罗星直接随尾随张琳来到第6住院部大楼517号和516号双人病房。

他赶到的时候,第6住院部主任医师曹鑫,带着上一名主治医师,以及一男一女两名实习医师,已经在病房里开始诊断。

周云凡从欧阳玉蕙手里头,接到四名患者的病历,一目十行地看过之后,站到曹鑫身后,好象是听话的实习医师。

这四位病人患的是“遗传性脊髓小脑共济失调”,俗称企鹅病,它是一种源自致病基因的小脑萎缩症,极为罕见,又极其难以治愈。

四名患者分别是患者家属胡小花的老公,两个儿子,一个孙子,这种罕见的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到目前为止,没有完全治愈的病例。

四名患者全都靠拐杖和竹竿支撑,才能站起来,一家人的眼睛里全是悲观和恐惧,想说一句完整的话,已经很困难了,好不容易才能从喉咙里挤出一点含糊不清的声音。

吐字不清,读音不准,再加上是浓重的地方口音,除了胡小花,其他人还真没谁能听懂他们想说什么,想表达什么意思。

一家四个人发病经历极其相似,都从摔跤开始,发展到走路说话都极费力气,端不住碗,吃饭撒满地,筷子常掉,如今把筷子换成不锈钢勺,把陶瓷碗更换成不锈钢碗。

患者开始发病时,就好像企鹅一样走路,步履不稳,肢体摇晃,都是摔一跤,导致病情急剧恶化。

周云凡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病,尽管看到相关医学功典籍知道这种病,对它了解却不多,也就不想多说什么,毕竟医治遗传类病症是他的短板。

这也是周云凡之所以陪罗星和华锋前往明华大学旁听的真正原因之一,他毕竟不是神仙,虚心学习的态度当然得有,没谁生下来就会治病救人。

周云凡对“企鹅病”的了解,还只是初级阶段,这是属于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只要父母任何一方得病,经过基因确诊,生育的后代将有50%的概率,遗传这种顽症。

假如他们的后代不幸得这种病,那么后代的后代也会患上这种绝症,概率可以将近50%。如果生育的后代是健康人,理论上来说,孩子长大成不会再出现这个问题,可以象普通人一样生活。

由于发病不发病的几率各占一半,所以这类人群结婚时,得提前去医院进行相关检测和评估,做到提早介入和进行干预,避免悲剧上演。

周云凡先前看过的病历得知,眼前四名患者,有两名进入“半瘫期”,偶尔走两三步,没人扶,就会一头栽到地上,喂饭都很困难。

在同病属胡小花嘴里问询后,就进一步确诊了四名患者的患病现状。

周云凡知道遇到这种先天遗传病,自已竭尽所能,也只能延缓病情恶化的速度,很难完全治愈,看到眼前这一幕,更加激发他用心钻研遗传基因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