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8_a2066

这次叶子皓没有再停留,他先探身观察了一下上房动静,这才溜出了门。

站在屋檐下看着叶子皓身形轻灵如风,竟是跳出了篱笆院子,叶青凰忍不住抚额。

怎么有种夜行人私访闺阁的意趣?

说白了就是私会。

她扭头朝上房看去,见爹屋里熄了灯一片安静,这才安心。

夜里,她收拾了心情便专注地开始在绣布上起针。

起针有构图、定位的重要性,也是绣花技术中最见真章的手法,而真正厉害的绣娘,不会让人看见她们起针的痕迹。

别人想仿绣她们的图,只能从图面上粗见皮毛,而无法从定位上学去她们绣线的痕迹。

既然有起针,自然就有藏针。

在这之上,才考较针脚的均匀和绣线的运用。

因此,一幅绣品,起针和收针是最难的,中间部位除了拼针线多少,反而是比较简单的苦力活儿。

第二天,叶青凰比以往稍晚一些起床,出屋时天边刚现灰蓝色,地面黑影仍在沉睡中。

(熳儿)的回忆

她在院子里活动了一下身体,打了一套拳,这才去厨房。

叶青喜起来读书时,厨房里已起炊烟,有馒头的香味飘来。

赵家人回去了,他们家又恢复了馒头、鸡蛋和咸菜的日子。

从今天起,族里也会继续让他们领晚饭。

叶青凰一边蒸着馒头、一边煨着猪食,出来见小弟已经在读书,再看爹也出了屋子,顿时露出笑容。

和爹打了招呼,她回屋把小妹唤了起来,穿上外衫裤,扎好两根麻花辫缠成两只小包子头,再用发带绑了起来。

一家人洗漱之后就坐在厨房里桌前吃早饭。

“爹,我等下去河边洗被子,先把你和青喜屋里的洗了,若是今天铭儿回来,跟你、跟青喜,都可以住。”

叶青凰计划着,趁今天晴空朗朗,把被子赶紧洗了。

“好,我去买些肉回来,铭儿到底在镇上住惯的,别吃不习惯咱们家的咸菜。”叶重义笑呵呵地说。

孙子要回来住,他的心情大好。

吃了早饭,叶重义就背了只背篓,先去村口买菜。

叶青凰收拾了厨房,就去把爹和小弟屋里的被单、被套拆了下来,又把被子也搬到外面来晒在竹篙上。

衣裳昨夜都收在堂屋里,为了腾地方,今天也不拿出来晒了,这气温下,昨夜就晾干了水,在屋里一样晾得干了。

她将两铺两盖用一只大背篓塞得满满地背上,又拿了皂角粉和棒槌,锁好自己的门窗就出了门。

在农家,夜不闭户都是正常的,村子里不会有小偷。

只不过叶青凰绣花怕人觊觎绣品甚至使坏,这才将门上了锁。

她带着小妹往河边走,就看见村口那边的路上,爹已经买了菜回来了。

她朝爹挥了挥手,在看到他的笑容后,就往河边走去。

天空彤日刚升,从八王山某座山峰照过来,照亮了山河大地、照亮了叶家村。

路上不时遇见村里人,叶青凰礼貌地打了招呼,却并未停下脚步。

到了河边,已经有几个洗衣妇人在那儿说笑,看见她来,连忙打探起来。

“凰丫头,你嫂子昨夜没留在家里呀?”

“凰丫头,你大哥拿到钱没有?”

“凰丫头,你可把自己的钱看紧一些,为你爹也就算了,为你兄嫂,真没必要!”

“……”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还生怕叶青凰会吃亏似的,提醒着她。

“嗯,他们吃了晚饭就回镇上去了,没拿到钱,爹还完债后,手头也没有钱,我卖完绣品回来钱就给爹了。”

叶青凰微笑着,迅速回答了她们的问题,然后找了一处水埠头下去,交代小妹在河坡上等着。

她给小妹做了一只小荷包,缝了根带子让她背在身上,小荷包里装了几个红枣、两块瓜糖。

看着小小的女娃蹲在坡上,一边吃着瓜糖、一边开心地拿《三字经》来当歌唱,洗衣的妇人们目光都不禁柔和几分。

这个孩子本是幼年失亲的可怜孩子,但被叶青凰养成了一只开朗的小喜鹊,除了被叶青霞打哭,几乎没听过她的哭声。

叶青凰,是真的很不错。

妇人们见叶青凰在洗被子,又好奇地问了起来。

“凰丫头,你家被子好像也没洗多久呀,怎么又洗了,今天不绣花吗?”

“是这两天赵家客人太多么?”就有妇人忍不住猜测。

“婶子想哪里去了,爹是病人,衣食住行,哪样不得多注意些呢。”

叶青凰本不想多说,但架不住这些人好奇呀,可不能让她们自己猜测着四处去说闲话,只得解释起来。

“我看天气不错,就给爹把被子拿出来晒晒,顺便拆了被套来洗,夜里睡上干净被子,对身体康健有好处。”

“那我顺便就把小弟的也给洗了,给他收拾屋子、洗衣裳,不是我一直以来做的事儿嘛。”

“如今南风天里,屋子里若不时常开着门窗、晒晒被子,是很容易发霉的,容易生病呢。”

“明天若天气也不错,我再把奶奶屋里和姐姐屋里也收拾一下,虽说她们不在家,打扫还是要的。”

叶青凰只字不提自己屋里的事,却把勤快懂事表现得淋漓尽致。

妇人们听了都夸她是好姑娘,便不再问她家里的事,改口问她绣花的事。

“如今牡丹花期刚过,你还能再绣牡丹图吗?”

“这一幅接一幅的,这么多绣线,可要护好自己的眼睛呀。”

“可不是,绣娘的眼睛可是重要了,若眼神儿差了,可就绣不了那么精巧的花样子了。”

“……”好奇和关心的声音,一句接一句。

叶青凰有些应接不暇,这时候她忍不住仰头望了望天,好想要一台洗衣机啊!!!

好在那几个妇人只是洗衣,没多久就洗完离开了,正是早饭时间,刚好河边安静了些,叶青凰加紧捶着被子。

土布容易洗也容易晒干,她很快也洗完了背上背篓。

“莲儿!回家喽!”叶青凰冲上河坡,开心地喊着小妹,“不知道铭儿来了没有。”

她们回到家中,就只看见爹在院子外面张望着,显然,叶青枫没有送孩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