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0_a2066

五月初八来捐款的第二位,紧随着首富王家之后、却敢当面嘲弄王家主且捐出二十一万两银子的陈家。

当初王成业捐了二十万两,还解释了半天以免惹人不悦。

陈家主加了一万两,用来嘲笑首富王家的小气。

五月初十那天陈家主带着嫡女陈月华前来。

因座位是按捐款情况来排的,就算是家眷也没有多的位置,因而陈月华提出稍后她要换取御赐黄金。

然而就算是稍后要花钱,也没有得到座位,因为这位子是给已经掏了钱的人安排的。

陈月华当场摘下手腕上的一对玉镯,说是宫里的娘娘送的,起价一万五千两,她拿了拍卖物品出来,这才得到一个座位,圆桌那边。

之后兑换御赐黄金,陈家主便没有参加,参加的是陈月华,当场以出价最多连拍两锭黄金,在一众世家大户商贾名流中,可谓大出风头。

只不过后来接连递帖求见城守夫人,都未能如愿。

今天来送请柬的,便是这陈家,陈月华的祖母陈老夫人六十寿诞。

若只是陈老夫人的名头,或许还不被一个官家重视,但陈老夫人的小女陈若梅,却是宫里的陈贵人。

虽担不起国舅之家,但也算得上是皇亲国戚了,只不过陈家却是商家,陈贵人在宫里、朝堂也没有势力。

清纯美少女柔顺长发修长玉腿纯净素颜居家写真图片

因而陈家一向低调,从不拿宫里的关系出来炫耀,只是不知为何,这一趟突然就高调起来了。

不但与首富王家争风头,还把宫里的娘娘抬出来低调地炫耀了一把。

市井里的寻常百姓尚看不出端倪而议论不到这边来,那些参与其中的大户们则是私下猜测了许多。

不过目前局面尚不明朗,大家一致的意见是观望,既不参与也不得罪。

然而五月二十却是这样人家的老夫人寿宴,收到帖子的人家谁敢不参加?

就算是叶子皓,在欧阳大管家拿了帖子来时,也一脸严肃地琢磨开了。

而这一回,叶青凰却突然不说话了。

“凰儿,那天我带你一起去吧,把臭小子交给翠婶子带半天。”叶子皓思虑再三,决定赴宴,因为欧阳大总管说了这陈家的背景。

别的不说,人家宫里有娘娘,又捐了不少钱,还体面地来下请帖,总要还人家一个体面才好。

当然他若不去,也有借口,那就是他不愿与朝廷官眷或宫眷走得太近,以免私交影响公务。

但于情于理,都还不适合做得太绝。

正所谓笑脸人比冷脸人要更容易与人打交道。

那些大户既不欠他的,也不欠青华州的,但人家给了钱,也就是给了面子,他也不能受之理所当然而过河拆桥。

“这是你头一回应酬地方,要看陈家是不是值得你结交,你一个人去很快就能看出来。”叶青凰却是微微一笑,她不愿意去。

自古交际最事儿多的不是那些心有城府、谈笑杀人的男人,而是唇刀舌剑、搬弄是非、阴谋算计的女人。

她并不想给别人机会,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十次……

不如一开始就拉开距离,免了应酬之苦。

毕竟她是官眷,别人纵然不喜、背后私议是非,也不敢当面来冒犯她,既然不敢当面冒犯,那有何不快就自己忍着吧。

也是这样的想法,这半个多月来,不管谁来求见,她说不见就不见。

明白她的意图,叶子皓笑了笑,也没多想,便道:“那行,我把四大护卫都带去,谁也别想算计本大人。”

叶子皓的言下之意,让叶青凰露出了笑容。

“皓哥,别怪我多心,那陈家小姐风头太盛,你小心些。”

“知道啦,我不与闺中女子多话,就算她再出风头,再是能干,也不该抢了男子风头,牝鸡司晨,若到时真这样,我就这样说她,伤她一回颜面,以后见了我都绕道走。”

叶子皓呵呵一笑,强横地说道。

“还好我是夫君背后的女人。”叶青凰却是无语一笑,白了叶子皓一眼。

牝鸡司晨,对一个女子可是很严厉的指责与轻视了。

堂堂状元,为了不被别人打小算盘,可是连斯文、面子都不要呢,这话与街头耍横有何两样?

但叶青凰无语归无语,却并不阻止。

她心中早就在猜测了,当天叶子皓回来数钱,并不知道陈月华是谁,只当是男子。

后来他们才知道是个妙龄女子。

一个大户人家,高堂皆在,父兄也不是无能之辈,却偏放她出来抛头露面,有些于礼不合。

但陈家不但让陈小姐出来露面,还有些高调。

就算如此,他们也未多想,直到收下请帖之后欧阳大总管将市井传言告诉她,她心里就不得不多层心思。

陈家人看上了她的位置。

但她不敢提前和男人提醒太过,以免他做出误判,就让他凭着他的本心去处理这件事吧。

转眼就到五月二十,沐休。

叶青喜他们请了杨钰和杨思到家里玩、一起讨论功课,然后吃中饭,叶青凰同意了,就让欧阳大管家张罗。

为了让杨钰自在一些,单独准备一席在梅园,让读书郎们自己招待去。

而叶子皓并不急着早出发,他在家带小吉祥玩耍,杨钰和杨思来后,他也去了梅园,与他们谈论了课业,顺便指点一二。

快到中午时,叶子皓这才整装出发。

临行前,叶青凰又仔细叮嘱了四个护卫。

让他们不许离开大人十步范围,大人吃饭也得在身后呆着,不许女眷靠近,若大人醉了就立刻扶他回来,不许接受主家安排地方小憩。

虽说要让叶子皓自己去见机处理,但叶青凰还是多叮嘱了一些,因为她不愿意惹事,就不想让人家生事。

四大护卫知道自己的使命便是如此,跟着大人这么久,今天总算派上用场,目光竟是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叶子皓在一旁看着担心自己的小媳妇,还有就差没有把刀擦亮准备宰人的护卫,不觉好笑。

但他没有多说什么,等叶青凰吩咐好了,这才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