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_a2054

萧瑾离开学堂,刚走到村头,就看到村里几个人奔走相告,表情生动的在说着什么!

说完,就看他们一致小跑着朝村子西头跑去,萧瑾心里暗腹:有什么热闹的事吗?是村子里又来了耍杂耍的吗?

“少爷,好像有什么热闹,老奴去问问去。”

萧瑾点头。周广前去打听,不一会儿回来,对着萧瑾道,“少爷,据说苏夫人又在跟人打架了。”

萧瑾听言,挑眉,又跟人打架了?好像自从那一次把郭氏打趴了,她就迷上以暴制暴了!

上次因为他没答应让呆呆入学堂,她就扬言要打他一顿,要打到他听话。那这次呢?又是因为哪个没听她的,所以被打了吗?

心里想着,萧瑾开口,“这回又是因为什么打架?”

周广听了,不由望了望萧瑾,而后垂眸,心里嘀咕:少爷什么时候对这等闲事感兴趣了?难道是因为这闲事跟苏寡妇有关系吗?嗯,应该是这样!毕竟,少爷已盘算好了要跟人家不清不楚。所以,自然要关心一下。

“好像因为一只兔子!”

周广如实转述自己打听到的,“听说,苏夫人今天在山上打到了一只兔子。可是,就在她去河边洗手那一眨眼的功夫,兔子就被人拿走了。在苏夫人满山找兔子时,有人告诉她,刚看到李大旺的闺女桃花拿着一只兔子回家了!苏夫人听了,就直接去了李家。”

“苏夫人说兔子是她的,可桃花偏说是她在山上挖坑逮到的。因为吵的凶,好像还动了手,这会儿闹的正厉害!”

萧瑾听了,沉默。

粉色软妹少女柔润恬静唯美写真

夫子,我明天就去山上打兔子,打野鸡,等打到了,我就请你来吃肉。

周广站在萧瑾跟前,看他静默少时,脚步微转,抬步朝村子西走走去。

周广转头看看家的方向,随着抬脚跟上。

“苏言我看你一个寡妇,上次的事儿都没跟你计较。你可倒好,现在竟敢蹬鼻子上脸,直接跑到我家来抢东西了?”

“兔子明明是我家闺女逮到的,你凭啥说是你的?”

萧瑾还未走到李大旺家门口,远远的就看到门前聚了一堆看热闹的人,还有郭氏那嘹亮的吼声清楚的落到了耳中。

听郭氏这中气十足的嗓音,看来,这会儿还没被撂倒。

至于苏言的声音,倒是没听到。不知道是声音太小了,还是没回嘴。难道这次学老实了?不可能!

虽然才打过两三次交道。但对于苏言什么性子,基本已可断定了。这傻媳妇儿那是又愣又冲又小气!

虽脑子又憨又直,可偏是不吃亏。所以,她不可能任由郭氏打骂。

萧瑾心里暗想着,抬脚朝着里走去。还未走进,就看到郭氏手里抓着一只兔子,苏言手里抓着一只鸡。

“把我家兔子还我,不然,我就让你家鸡好看!”

萧瑾:所以,现在她们手里的鸡和兔子,都是‘人质’吗?

“你敢,你敢动我家试试!你说着兔子是你的,你有啥子证据?你叫它,它应你了吗?”郭氏那蛮不讲理的话刚说出,萧瑾刚走到门口,就听到……

“啊……”郭氏突然一声惊叫,同时,一道猩红从苏言手中划过!

惊叫入耳,血色入眼。萧瑾神色微动,周广面皮一紧。而看热闹的人,也是瞬间僵在原地,满脸惊色,只是直直的看着苏言……

看着苏言右手拎着的大公鸡,再看看她左手里不断往下滴血的鸡头……

不由得一个激灵,心头微颤,胆子小的脸都白了,早已背过脸,不敢再看一眼。

本来只是想看个热闹,怎想到把自己吓到了。或是,她们怎么也没想到,当着李家三父子,对着气势汹汹的郭氏,苏言竟敢一言不发,直接动手弄死她家的鸡!

而看着一脸惊骇的郭氏,苏言看着手里的无头鸡,好似也懵了一下。她只是想给它一个‘好看’让郭氏瞧瞧的,它头怎么就掉了呢?

自己把自己也下了一跳后,苏言看着郭氏,随着没什么表情道,“我刚叫那只兔子,兔子没答应。可你家鸡应了,它凑到我跟前说:让我宰了它,把它带回家。”

“你,你胡说,我家鸡怎么可能会说话!”

“鸡不会,兔子就会吗?明明它们都不会,你还让我问兔子!你这不是欺负我傻吗?”

郭氏被噎了一下,可马上就破口大骂起来,“你,你这个骚寡妇,先是抢我家兔子,又弄死我家鸡,今天我跟你没完。”郭氏怒叫着,朝着苏言冲去。

看着扬着拳头朝着自己冲来的郭氏,苏言垂眸,看一眼自己手上的血色,无意识的扬了扬嘴角,本纯净的眼眸,染上一抹暗色,那颜色,似兴奋!

苏言那不知自的眼神变化,萧瑾看在眼里,心头一跳。

“不许碰我娘!”

挡在苏言身前的呆呆,喊着,还未碰到郭氏,就看到一只染血的手越过她,将一只滴血的鸡头塞到了郭氏的嘴巴里。

腥甜味入口,意识到嘴里是什么,郭氏脸色当即白了,随着扑通倒在地上。

“娘……”

“孩儿他娘!”

看自家鸡死了,媳妇儿也挺倒了,李大旺也不由的急眼了,看着脸上竟然还带着笑的苏言,这火气忽的就上来了,“你这臭娘们!”说着,手抬了起来。

看那一巴掌眼见就要落在苏言脸上,呆呆人小个矮,抬手拦不下,脸都白了。

就在呆呆心急之下,就要张口去咬李大旺时,一道身影恰时出现眼前,胳膊抬起,伸出手轻易拦下李大旺挥向苏言的巴掌!

“李大哥,身为男子,跟女人动手,怕是不太好吧!”

温和低缓的声音入耳,呆呆抬头,看着那挡在他和娘亲前面的高大背影,睫毛颤了颤,伸手握住苏言那带血的手,嘴巴抿的紧紧的。

“萧,萧夫子……”看到萧瑾,李大旺表情有些不自在。

萧瑾松开手,从荷包里拿出一块碎银子放到李大旺手里,“这些算是赔你家鸡的钱。”

至于兔子,不清楚到底是谁家的,自然就没有提及。

李大旺看着手里的碎银子,刚忙推脱,“不用,不用,这怎么使得!”

萧瑾却是没接,只是看了看苏言和呆呆,“走吧!”

“哦,好!”

苏言手里拎着那带血的鸡,由呆呆牵着手,跟在萧瑾身后,一同离开了郭家。

走出郭家,呆呆站定,对着萧瑾鞠躬,“夫子,谢谢您。”

“你是我的学生,这不过举手之劳,不用放在心上。”

苏言没看温和儒雅的萧瑾,只是定定的看着呆呆,“呆呆,你怎么了?刚才郭氏那凶婆娘打到你了吗?”

“没有。”

“那,那你脸色怎么这么白?”

呆呆望着苏言,刚要说话,眼泪终是没忍住,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呆,呆呆……”

看着突然掉泪的呆呆,苏言有些发愣,一时有些无措,“呆呆,你,你怎么哭了?”

“没事儿,儿子没事!”

苏言蹲下,皱眉,“可是你都哭了,怎么会没事呢?是不是,是不是因为我又跟人打架了?那,那我以后不打架了!”

说完,呆呆还没说话,苏言拧着眉,很是苦恼道,“可不打架,人家再抢我的兔子怎么办?娘说过不会让你饿肚子的,所以,兔子不能让他们抢走……”没未落,脖子上多了一双胳膊,被抱住。

看着抱着自己,靠在自己怀里的小人儿,还有那滴落在自己脖颈上的湿热,苏言睫毛动了动,少时,伸手把人抱住,“呆呆,那兔子真是娘打的,我没有说谎。不过,你要是不喜欢。那,那就算是她家的吧!娘不去要了,也不跟他们打架了。”

“娘,儿子不怕饿肚子。我只要,只要你好好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