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9_a2047

() 帝九阙抱着云轻言飞了好一阵,才想起自己会瞬移的事情!

他直接用神识给尧矢和风燎下了死命令准备接生!也不管两个没有接生经验的大男人怎么解决,就急急忙忙地破开空间想带云轻言直接去神域。

“轻言,你再坚持一会。

我……我马上就带你回去!”帝九阙看着云轻言疼得脸色苍白眉头都拧起,心脏好似跟着揪成一团。

她的轻言……就算受再重的伤都能一声不吭的,可是现在……却疼得这么难受!

数百万年积累的淡定在这一刻统统破碎,好似自己也要跟着生孩子一样,帝九阙额头冒汗,想要划破空间的手已经在颤抖。

“别……别破开空间。”云轻言死死攥住帝九阙的手,腹内一阵阵抽痛,羊水已经破了。

她可以承受穿越空间时的压力,可是孩子才刚出生,又一直被困在那片虚无空间里没有营养,只怕是受不了。

“去……去下面。我要生了。”云轻言虚弱地一指一块绿色的山头。

没有准备工具也没有接生婆。

可是现在情况紧急,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现在是云轻言说什么帝九阙就做什么,碰到这种事,地位再尊贵、实力再强大,都在一瞬间碎得渣都不剩。

美女回到民国时美轮美奂

现在,他宛如最普通的男人,单纯地为自己深爱的人焦虑担心。

帝九阙抱着云轻言迅速向下掠去。

甚至根本来不及布下结界,直接放出威压将周围走兽碾了出去。

将上好的丝帛铺下,垫着厚厚的一声。

撕心裂肺的叫声在森林里回荡,伴随着一阵阵灵气散发出去。

帝九阙不要钱地给云轻言输送力量,死死地攥着云轻言的手,指节发白,平日冷冽的冰眸里一片血红,手似乎都在哆嗦。

“轻言……轻言……”他不知道怎么办,只觉得心底升起一股惧意,几乎要把他淹没。

“不要孩子了……言言,我们不要孩子了好不好……”他的声音像是一个弦,绷得死紧,即将断裂。

云轻言现在根本没力气理他。

身体内的孩子就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不停吸收她身上的灵气,多亏了帝九阙不断输送力量她才能勉强熬住。

“。”树林中突然响起树叶的声音。

帝九阙如野兽般看了过去,眸中是杀意!

他不能让轻言遭受任何意外,一点也不行!

一名老妇人颤抖地从树叶后探出头来,脸上还带着沟壑,头上包着布巾,背后还挎着药篓子,可见是附近的采药人。

刚接触帝九阙冷戾凛冽的目光,她先是吓得后退,可是看到云轻言时,却是急切地跑了过来!

“哎呀!你媳妇要生了!荒郊野岭的,你怎么能让她在这里生!你想害死她是不是!”

老妇人放下药篓子,急急忙忙地跑过来。

“你会接生?!”帝九阙眼睛一亮,急不可耐,“快!快帮帮阿言!你要什么本尊都可以给你!”

“我要个牙子哟!”老妇人急急忙忙地给云轻言检查状态,“水!快去准备热水!

还有参片。我们的村庄就在山下脚,你快去!就说是陈三婆要拿的,先赊着!” 富品中文